民企京联顺达垄断北京路边停车位,违章停车大

作者: k8彩票汽车  发布:2019-10-08

北京市停车费上调一月,记者调查发现,商业区、办公区路侧停车位空置率过半,朝阳、海淀、丰台的胡同违章停车量大增。

停车费上涨已整两年,两年来,京城机动车数量仍在增加,停车位也在不断的建设、增加。按理说,停车费的上涨伴随着的应该是财政收入的提高,可这项与绝大部分家庭息息相关的收费项目,却颇有点销声匿迹的架势,两年间并未见到京城的停车费具体数据。停车费进入政府财政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经营企业所纳之税,另一部分则是公共道路的占道费,企业税收通过一些企业的财报或可知一二,但占道费呢?许多车主更不明白的是,路侧停车所交的费用是管理费还是占道费?还是占道管理费?

违章停车 朝海丰尤为严重

东西城占道费

近日记者走访多个地区发现,路侧就是空着的车位,但车辆却偏偏选择停在人行道上或是停车线之外的空地上,主干道路交警贴条管得严,但胡同里、一些次干道路,成了违章停车的“高发区”。

估算超1.8亿元

如紧邻长安街的贡院东街两侧,车位里没停多少车,但人行道上、围墙下的旮旯角里,到处是违章停车。

去年4月,北京市交通委运管局公布了截至去年北京备案停车位的状况,包括北京十六区县及亦庄、北京西站地区的路侧占道停车场、立交桥下停车位、路外公共停车场、居住区停车位以及驻车换乘停车位,共计1386090个。其中约有133万个路外露天和地下车位是有产权的,这些停车场的经营单位只需按国家规定纳税,不用给政府交占道费。剩下的5万多个车位则属于占道停车位,所占道路属国有资源,需给政府交占道费。

记者从部分停车管理公司了解到,停车费上调后,违章停车量剧增,朝阳、海淀、丰台尤为严重,原因是“这三个区地盘太大,交警实在是管不过来。”

5万多个路侧停车位中,城6区的停车位占去了近4万个,其中东城、西城的车位数量为14335个。而占道停车位向政府交纳费用的管理办法规定,自2011年4月起,一类地区每车位每天35元,二类地区每车位每天15元,三类地区每车位每天3.6元。东城、西城所在的区域全部在三环路以内,因此属于一类地区,光这两个城区的路侧停车位需缴纳的占道费每年就超过1.8亿元。自北京市财政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北京占道停车费收入为3372万元。2010年,占道停车费收入降为2110万元。当然,这两年的标准是此前较低的占道费收费标准。北京市财政局网站内,2011年之后的相关数据报表中,占道停车费并未作为独立的项目列举。京城的占道费用到底收上来多少,目前还不得而知。

据介绍,有的司机实在找不着地方,直接将车停在路侧停车位外的主路上,由于没在线内,管理员也无法收钱;还有的人办事儿两人出动,一人留守车中,见管理员上来,就将车往前挪一挪。

10个车位管理员

亏本经营 无力承担占道费

每月要交一万五

据华源亿江停车管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停车费没涨之前,该公司位于丰台区文体路的停车场天天爆满,而现在每天都有20多个车位空置,这个停车场一共有57个停车位。

路侧停车收费中,白天收费标准按照三类区域分成10元、6元、2元三个档位,第二小时累加50%;夜间每两小时1元。扣除占道费用路侧停车管理公司的收入有多少呢?

“停车费上涨了,但我们的收入并没有增加。就目前的收入而言,根本无力承担相应上调的占道费”。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个问题他们已经向有关部门反映,现在还没有结果。

一位停车管理员承包了金宝街附近的一处路侧停车位,承包数量是10个,他每月需要给停车公司缴纳15000元左右的承包费用。而10个车位的占道费用为每天350元,每月按30天计算,企业需缴纳的占道费用为每月10500元。记者调查发现,很多路侧停车场都执行着这种转包模式,停车公司将车位转包给公司或个人,有些停车位甚至会转包几次。转包形同将风险最终转嫁到了停车管理员身上,管理员为增加收入有时候也会耍一些伎俩,如晚上按白天的价格收费、一个车位停两辆车、甚至是在非停车区域收费的现象都曾出现。而一些停车公司为追求利益私划停车区域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据悉,停车费上涨之前,停车管理公司给相关部门上缴的占道费为每车位3.6元/天,4月1日之后,一类地区占道费相应上调为每车位35元/天。

3万个路边车位

“对公”车位 空置超过50%

如何公转私?

据公联顺达停车管理公司统计,停车费大幅上调之后,商业区、办公区停车率下降较明显,空置率超过50%。

提到停车收费,很多人都会想到一个名字——“公联”,很多人都会不经意地将这个名字与停车联系在一起,因为这个国企旗下的“公联安达”公司是京城停车行业的龙头老大,而这家公司所经营的大多是非路侧停车场。而在路侧停车场中,占据统治地位的是一个曾经名为“公联顺达”的公司,如今该公司已更名为“京联顺达”。

该停车管理公司表示,对于居住区虽说有市发改委的文件,居民享受停车优惠,每月150元,但车辆大都“不出勤”,长期“霸占”车位,不但没人交钱,管理员也不知道找谁收钱。

1999年8月,北京市交通部门将京城八区停车场移交市政管委。市政管委又将城八区停车场企业尽数交予刚成立的公联公司。2000年前后,机动车数量猛增,停车难初现。北京也开始在街道上划出占道停车位。路边停车位快速便捷,很快成为车主首选。很快,路边停车位被划给公联公司,归公联安达分公司管理并收费。2002年改制前,公联安达只是公联公司的一个部门,非独立法人单位。同年5月,公联安达被改制为独立法人单位,统管城八区几乎全部占道停车位,以及近半数路边公共停车位、地下停车位。

据悉,该公司管理的路侧停车位有57%至60%位于居住区。

2002年11月下旬,公联公司的停车业务再度改革,以“马路牙子”(马路与人行道间台阶)为界,分割停车业务。由公联安达和北京京恩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公联顺达”。公联顺达负责“马路牙子以下”即路边停车位业务,公联安达则负责“马路牙子以上”,即路外停车场和地下停车场业务。

2011年7月,公联公司发布公告,因公联顺达改制,公联安达已将其持有的顺达的股份全部转让,北京公联公司及公联安达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与原北京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之间已经不存在任何经济及法律联系。而此后不久,公联顺达更名为“京联顺达”。股权转让之后,一家国企背景的合资公司变成了一家民营公司,其业务却未发生变化,京城绝大多数路侧停车位的收费管理仍在改制后的民企手里。

业内人士称,当年改制完成后,京联顺达掌控北京近3万个有合法备案的路边停车位,占有60%以上的路边停车市场。在北京市工商局的网站上,京联顺达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主营业务中仅有机动车公共停车场服务和技术开发、技术服务。

路侧占道费

只管收钱?

路侧停车位由于其使用的是公共资源,那么我们交纳的这个费用都涵盖着什么内容呢?政府向停车管理企业征收的是占道费用,停车公司向车主征收的是停车费用。这个停车费的性质也决定着车主的权益,如果车辆发生损坏、丢失,该找谁负责?停车公司究竟是代收占道费,还是要把停车管理起来?

停车公司若只是简单的代收占道费,那停车公司似乎也可有可无,因为占道费性质上属于行政收费,让车主交这个费用的办法很多。但若停车公司收取的是停车管理费,那么如果车辆在停放期间出了问题,停车公司就应该负责。

2011年4月13日的一起路边停车位丢车事件算得上是件停车管理的典型案例。2009年9月9日,车主发现自己停在小区外侧停车位上的现代途胜越野车丢失。他每月缴停车公司130元停车费,因此要求对方赔偿汽车。在法庭上,停车公司代理人认为,“路边停车收费收的是占道费,不是管理费,因此没有管理的责任”,故公司不应赔车。该案最后以双方调解收场,但最终到底该谁负责却没有结论。有关部门公布的路侧停车管理中只涉及了价格,车辆停在路上出了事儿、该谁管的问题,一直以来也没有人来明确责任。

本文由k8彩票发布于k8彩票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民企京联顺达垄断北京路边停车位,违章停车大

关键词: